<delect id="yk1qe"><pre id="yk1qe"><sub id="yk1qe"></sub></pre></delect>

  1. <div id="yk1qe"><tr id="yk1qe"><mark id="yk1qe"></mark></tr></div>

      
    蒙文 藏文 維文 哈文 朝文
          手機官網
        
    站內搜索:

    主辦: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辦公室
    承辦:人民網·中國共產黨新聞網

    中國共產黨新聞>>群眾路線網

    (以先鋒模范為鏡)

    “阿佳”永遠在高原——追記西藏自治區審計廳駐村干部阿旺卓嘎

    記者 陳沸宇 扎 西

    2014年06月20日09:13  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

      阿旺卓嘎(左一)。
      資料照片

     

      阿旺卓嘎生前為西藏自治區紀委駐審計廳紀檢監察室正處級紀檢員。2007年春,她來到拉薩市墨竹工卡縣扎雪鄉開展定點扶貧工作,時間長達4年之久。2011年冬,剛回不久的她又主動申請到達孜縣德慶鎮新倉村駐村。她受到當地藏族群眾認可,被親切地稱為“阿佳(藏語:大姐)”。2012年6月,阿旺卓嘎在達孜縣參加駐村工作經驗交流會時突發腦溢血,因公殉職。

      盡心盡力,一心為了百姓

      阿旺卓嘎在西藏自治區審計廳工作了6年,駐村就近5年。

      2007年4月,阿旺卓嘎剛到墨竹工卡縣扎雪鄉不久,就坐著拖拉機到離鄉政府最遠的龍珠崗村了解情況。村里的群眾大感驚訝:拉薩來的干部竟然坐拖拉機。

      從此卓嘎把扎雪鄉當成了自己的家。這里的條件非常艱苦。一到10月份,氣溫驟降。入冬,更是滴水成冰。卓嘎住在平房,晚上經常凍得睡不著。后來,她干脆抱了被子到鄉里的伙房去睡。伙房沒有床,她就睡在藏式長椅上。椅子太窄了,身子必須直直地躺著,稍一翻身就會掉下去……

      到了年底,按計劃要輪換其他干部接替阿旺卓嘎了。扎雪鄉的干部和群眾急忙找到審計廳領導,請求讓卓嘎再干一年。他們擔心卓嘎一走,很多資金和項目會落空。就這樣,一年一年,每當要換人的時候,這一幕就會出現。最終,她在扎雪鄉一干就是4年。

      多年來,缺水一直嚴重影響著扎雪鄉的生產和生活。卓嘎一到鄉里,就立志要解決這個難題。經過多方協調,她成功地爭取到了一筆水利建設資金。全鄉6個行政村,水庫、水壩、水渠,全建了起來,全鄉的灌溉面積大幅度提高,800余畝的低產田單產提高90公斤。后來又爭取到73萬元資金,修建飲水工程,直接受益群眾5000余人。扎雪鄉的鄉親們終于擺脫了長年缺水的困境。

      在她的努力下,養藏豬奶牛、建溫棚等富民項目先后完成,扎雪鄉的經濟從全縣倒數第一上升了4個名次;農牧民人均純收入從2007年的2900元增加到2011年的4244元,扎雪鄉提前一年脫了貧。在達孜縣新倉村工作的短短8個月內,她跑遍了散落在海拔4000米的8個居民小組的335戶人家,對全村情況了如指掌。

      感同身受,力解群眾疾苦

      群眾生活有困難,阿旺卓嘎總是盡著干部的責任。在新倉和扎雪的5年里,她不知掏了多少錢、出了多少力、濟了多少困。

      墨竹工卡縣米洛村的扎堅2008年得了尿毒癥,家里窮,住不起院。阿旺卓嘎趕回廳里,組織捐款兩萬多元。她就像一個母親,坐在床頭,一邊抹眼淚一邊鼓勵扎堅:“你這個病是完全可以治好的,一定要有信心。”其朗村的德曲2008年考上西藏民族學院,可是家里窮,交不起學費。阿旺卓嘎自掏腰包,不夠,她又趕回廳里組織捐款。每年3500元資助,一直到德曲大學畢業,從未間斷。如今,德曲已考上了公務員。

      2010年9月4日下午,龍珠崗村的白瑪在墨竹工卡縣城洗車時,不幸被車子壓到了腰,重度骨折。她被送到西藏軍區總醫院接受治療。可是這種手術的費用至少六七萬元錢。阿旺卓嘎了解情況后趕回拉薩,找到總醫院的領導協調治療費用:“白瑪是家里唯一的勞動力了,如果她再癱瘓,這個家就塌了,徹底沒希望了。”說著,阿旺卓嘎哽咽起來。醫院領導得知阿旺卓嘎與白瑪非親非故時,大為感動,治療費用破例解決了,區審計廳為白瑪捐款1萬元,剩下的醫院給免了。

      無怨無悔,生命綻放在基層

      阿旺卓嘎是個“藥罐子”,包里是藥,家里是藥,辦公室里也一樣。但是,因太專心于工作,阿旺卓嘎經常忘記吃藥,她的血壓越來越高。在扎雪鄉扶貧的4年間,她就住了3次院。一次,她病得厲害,耐著性子住了20多天院,就迫不及待地回到鄉里,她的心里還惦記著那些未完成的事項。

      2011年,回到審計廳不久,自治區開展“創先爭優強基惠民”主題實踐活動,各部委辦局派工作隊開展駐村。阿旺卓嘎要求再下去。廳領導勸她:你有高血壓,家里困難又多,4年扶貧剛結束,得把身子好好養養。卓嘎一聽急了:“我今年54歲,明年就退休了,就讓我在退休之前再為基層群眾做點事情吧!”實在拗不過,領導只好答應。

      2012年6月20日下午,達孜縣召開駐村工作經驗交流會。阿旺卓嘎發言時,只覺得血直往上躥,頭痛欲裂,眼前開始模糊。她還是堅持把發言稿念完。交流會還在繼續,阿旺卓嘎沒有驚動別人,強忍劇痛走出會場。她被趕緊送到達孜縣人民醫院搶救,病情不久惡化,后送到自治區120急救中心搶救。6月25日10時06分,阿旺卓嘎永遠地走了。

      兩年過去了,丈夫次仁平措充滿了對妻子阿旺卓嘎的無限懷念。他告訴記者,“我也曾勸她駐村滿半年之后回廳里上班。但她說,村里的項目和資金都有些頭緒了,換人容易出現變故,到時吃虧的還是老百姓。”

      鄉親們把她修的路叫“卓嘎路”,建的橋叫“卓嘎橋”,砌的圍墻叫“卓嘎墻”……六月的高原時有雨后彩虹飛架原野,每當此時,在阿旺卓嘎工作過的地方,老百姓會說這就是阿佳的化身。


    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4年06月20日 04 版)

    分享到:
    (責編:喬業瓊、秦華)

    相關專題

    中央精神

    理論評論

    河南22选5开奖走势
    <delect id="yk1qe"><pre id="yk1qe"><sub id="yk1qe"></sub></pre></delect>

    1. <div id="yk1qe"><tr id="yk1qe"><mark id="yk1qe"></mark></tr></div>

      <delect id="yk1qe"><pre id="yk1qe"><sub id="yk1qe"></sub></pre></delect>

      1. <div id="yk1qe"><tr id="yk1qe"><mark id="yk1qe"></mark></tr></div>